何为收益率曲线反转?为何收益率曲线反转意味着经济衰退将至?

收益率曲线反转的预测力

此外,收益率曲线反转还提早预见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首次反转出现在2005年12月22日。当时,联储因为担心房地产市场正在酝酿资产泡沫,已经于2004年6月开始加息。到了反转发生时,联邦基金利率水平是4.25%。

此后,联储连续降息十次,直至到2008年年底,实质上的零利率出现了。这时,收益率曲线的反转终于宣告结束,但是一切已经太晚了。美国经济已经跌入了大萧条时代以来最可怕的衰退当中。总之,未来美国经济的面貌,很大程度上正取决于联邦基金利率当下的水平。无论何时,大家都不能忽略收益率曲线的反转。(费绿)

当前的收益率曲线反转

事实上,两年期和十年期两种国债的收益率差也正是市场最关注的指标之一。总之,最初的反转就这样发生了。

——三十年期为长期国库债券(T-Bonds)。

在经济健康增长的环境当中,三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一般要比三月期的高出3个百分点左右。

——一月期、二月期、三月期、六月期、一年期等为短期国库券(T-Bills)。

2019年3月22日,国债收益率曲线反转变得更加严重了。债市指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到了2.44%,较之三月期国债低了0.02个百分点。克利夫兰联储的研究曾经发现,这两种国债之间的收益率差是预测未来衰退的最佳指标之一。在预测未来大约一年左右时间当中的衰退时,其表现尤其可圈可点。

收益率曲线反转的环境当中,投资者相信他们持有更长期限的国债要比持有更短期限的划算。这是因为,投资短期对象就意味着他们几个月后就将拿回本金,必须去寻找再投资的目标。如果他们确信衰退已经迫在眉睫,他们也有理由预计短期国债的投资价值将迅速缩水。这是因为,如果经济遇到麻烦,联储肯定会降低联邦基金利率来实行刺激,而短期国债的收益率是直接追踪联邦基金利率的。

那么,收益率曲线反转是怎样发生的?当投资者蜂拥冲向长期国债,这些债券的收益率自然就要走低。这些债券的需求极为巨大,因此它们已经不必再靠高收益率来招揽买主了。与此同时,短期国债的需求则遭遇跳水,不得不靠更高的收益率来挽回投资者。在这样的变化之下,到了最后,短期国债的收益率就超过了长期国债,反转就成为了现实。

收益率曲线一直保持反转状态,直到2007年6月。这年的整个夏季当中,收益率曲线一直不断在反转和趋平之间荡秋千。到了9月,龙虎彩票||http://www.diakingtools.com 六合彩票||http://www.pzlxd.com 新华彩票||http://www.nzleo.com 微迅彩票||http://www.sdsgdy.com 博九彩票||http://www.bpbgc.com联储终于开始担心了,他们将联邦基金利率降低到了4.75%。0.5个百分点的降息幅度已经是非常可观了,联储希望由此向市场传达信号,让后者明白自己正在积极干预。

那么,当下的严重反转是否就意味着美国经济2020年3月时将不可避免地坠入衰退呢?其实也不见得。联储只是说衰退有大概25%的可能性发生。事实上,历史上也曾经有过两次发生了收益率曲线反转,却没有发生衰退的前例。不过即便如此,收益率曲线显然值得大家继续关注,以确定反转是否会变得更加严重。

遗憾的是,联储并没有理会这一警告。他们认为,只要长期债券收益率保持在较低的水平,就可以确保经济获得足够的流动性,避免衰退的发生。然而,他们错了。

——两年期、三年期、五年期、十年期等为中期国库票据(T-Notes)。

腾讯证券3月27日讯,所谓收益率曲线反转,指的就是期限较短的债券收益率超过了期限较长的可比债券。这种局面出现的概率较低,但是一旦出现,往往就意味着衰退可能已经不远了。

到了7月17日,反转愈加严重,当时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是5.07%,较之两年期国债的5.12%已经低了0.05个百分点。这说明,投资者认为联储政策正在向着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事后看,这正是针对即将爆发的次贷危机的一种警告。

在各种不同债券当中,美国国债的收益率曲线反转是最让人担心的。具体来说就是较短期限的国债收益率超过了较长期限的国债。美国财政部发售的国债,依照期限和派息方法的不同分别是:

2018年12月3日,国债收益率曲线发生了大衰退结束以来的第一次反转。当时,五年期国债收益率为2.83%,略低于三年期国债的2.84%。当时,各种主要国债的具体收益率如下,期限较短的三年期国债收益率较之较长的五年期国债反而高出了0.01个百分点。

于是,两年期国债收益率跟着上涨到了4.41%。可是,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却涨得没有那么快,当时只有4.39%。这也就意味着,投资者愿意以比两年还低的利息,在长达十年的周期里将自己的钱借给美国财政部。

收益率曲线反转含义

可是,也有例外的时候,即短期收益率高于长期收益率,呈现出所谓的收益率曲线反转。这种局面的出现往往意味着投资者对于近期的经济前景缺乏信心。他们要求较短期限的投资对象提供更高的收益率。在他们看来,近期的风险要比遥远的长期高出许多,于是乎,他们更愿意去购买长期债券,在更长时间里锁定自己的投资,哪怕收益率来得较低也在所不惜。换言之,他们这么做,正是因为他们认为经济局面会在短期之内恶化下去。

美国经济史上的衰退周期平均长度大约是十八个月。如果投资者相信衰退已经为时不远,他们很自然就希望能够让自己的投资至少可以在两年时间内都确保安全。这就意味着,任何期限不到两年的国债,都将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内。遭到大家的抛弃,这些国债的需求就下滑了,收益率就上扬了,促成了曲线的反转。

这也就意味着,在投资者看来,五年后的美国经济要比三年后好那么一点。当时,普遍预期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在未来两年当中持续加息,他们的计划目标是到2020年让联邦基金利率达到3.4%左右的水平。投资者担心的是,如果联储加息过度,就可能导致经济在未来三年时间当中遭遇打压。与此同时,他们相信到了第五年,经济就该已经复苏了。

在2001年、1991年和1981年三次衰退发生之前,都出现了收益率曲线反转的情况。

收益率曲线反转机理

大约一个月后,即2006年1月31日,联储再度提升了联邦基金利率。两年期国债收益率涨至4.54%,依然高于十年期国债的4.53%。之后,联储持续加息,直至当年6月将其提升至5.25%。详查联邦基金利率的历史,大家就可以了解联储是如何针对通胀和衰退进行运作的。

在收益率曲线在正常形态当中,短期债券的收益率是要低于长期债券的。当投资者将自己的资金锁定在期限相对较短的国债当中,他们所预期的收益率也理所当然是相对较低的。相反,对于那些要求他们更长时间投资的债券,他们自然就有理由要求更高的收益率。